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旅游

征地后恶意抢种骗青苗费天津张某17万元苗口

2019-02-03 05:21:24

  中国园林1月22日消息:为了获得他人的征地补偿款,天津的张某购买了价值17万元的苗木,并找到北京市海淀区冷泉村的付某等村民商议,由张某提供苗木在各家土地上栽种,遇拆迁时各分得一半补偿款。因在协议履行过程中产生纠纷,张某将付某告上法院要求赔偿其青苗费17万元,日前,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审结了此案。

  2006年5月8日,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发布征地公告,征用西北旺镇冷泉村的部分土地,公告载明:征地补偿标准为16.5万元/亩,全部采用货币补偿方式,青苗和地上物依照北京市有关规定补偿。冷泉村村民付某承租的7亩土地均在此拆迁范围内,其地上原种有桃树、杨树及其他树木苗木3300余棵,并有房屋等地上物。

  2006年5月19日,天津的张某从苗圃购买了价值17万元的小檗及桧柏苗木,他找到付某及冷泉村村民王五、赵六等人商议由张某提供苗木在各家土地上栽种,遇拆迁时各分得一半的补偿款。当日,付某与张某签订土地种植协议书,协议书载明:付某拥有冷泉村土地7亩,与张某合作种植该土地;种植后的苗期管理及水、电、除草及其他配套措施由付某负责,资金由张某负担;张某负责投资种植苗木,如遇国家占用土地,土地补偿与青苗费归甲乙双方所有,付某占50%补偿款,张某占50%补偿款;如遇国家占用土地,合同自动终止;原有地上物归付某所有。付某与张某在协议上签名。协议签订后,张某在该土地上种植了小檗及桧柏。

  之后,付某从村民委员会、拆迁公司处得知,张某与其签订协议后种植的小檗、桧柏属于是在征地公告发布后抢栽抢种的,依法不能获得补偿,其遂通知张某拉走苗木,而张某未拉走苗木。2008年9月,张某依据双方签订的协议诉至海淀区人民法院,认为付某未依协议分给其50%的补偿款并擅自处理了种植在该土地上的苗木,要求付某赔偿其青苗费17万元。

  法院审理后认为,恶意串通,损害国家、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的合同无效。征地公告于2006年5月8日发布,付某与张某签订协议的时间在此之后,签订协议时双方应当明知协议涉及的地块属于征地范围之内。双方在均明知该地块已被征用的情况下,签订的协议在内容上虽约定了双方的义务,但在利益的分配上,仅约定了在国家占地的情况下,土地补偿与青苗费的分配,足以认定该协议的目的仅为种树以获得征地补偿,付某对此也予以认可;张某主张在此目的之外双方还有种树获取经济注解:如果你在考数学试题收益的目的,但协议中无相关约定,其又未天上举出其他证据予以证明,对其该项主张法院不予采信。同时,双方在征地公告发布后,实际征地实施前种树,属于抢栽抢种。张某称其签订协议后两日内在该地上又种了25000棵苗木,但该地块面积7亩,原已生长有桃树、杨树及其他树木3300余棵,并有房屋等地上物,新增树木数量不符合常理,足以证明双方抢栽抢种苗木时未充分考虑成活率及质量等。综上,双方以获取国家征地补偿为目的签订协议抢栽抢种,该协议属于恶意串通损害国家利益,应当无效。

  合同无效后,双方都有过错的,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。因该协议为付某与张某恶意串通,双方均有过错,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,故张某投资购买苗木的损失应当由其自行负担。张此生不会更改某主张其于2007年4月才得知抢栽抢种的苗木不能获得补偿,但2004年5月21日颁布的《北京市建设征地补偿安置办法》明确规定

征地后恶意抢种骗青苗费天津张某17万元苗口

,征地公告发布后,在征地范围内新种植的青苗、经济作物、林木等,不予补偿,此规范性文件张某应当明知,故对其该项主张法院不予采信。在确知抢栽抢种苗木不能获得补偿后,付某告知张某将苗木拉走,已经尽到了告知义务,张某未将苗木拉走造成的损失应当由其自行承担;其主张付某擅自处理了其种植的苗木,未举出证据,法院不予采信。故张某要求付某赔偿其17万元青苗费无事实及法律依据,法院不予支持。

  ,法院判决确认张某与付某签订的土地种植协议书无效,同时驳回了张某要求付某赔偿其青苗费17万元的诉讼请求。

广东分离设备报价
防城港线槽报价
河南整熨设备报价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