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时尚

令狐安有人以为我是令计划亲戚想找我弄个县

2019-02-25 11:59:48

令狐安:有人以为我是令计划亲戚 想找我弄个县长当

令狐安(资料图)

原标题:对话| 令狐安:我与令计划的那些传言

撰文|孙静

因与姓氏、籍贯相近,曾有友推测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、中央第十巡视组组长令狐安与落马的令计划有亲缘关系。对此,坐在沙发上的全国人大代表令狐安对政知圈淡然一笑。他坦承,之前确实总会被别人问到,他也听闻坊间部分段子。甚至有当地一个县长找他来买官,希望通过其能攀附令计划。但两人其实并无交集。

不是说现在令计划出问题了,我和他撇清关系

:此前有传言,你同落马官员令计划关系匪浅,从姓氏、籍贯可以佐证。

令狐安:不是说现在令计划出问题了,我和他撇清关系。过去,90年代初,令计划刚到中办担任研究室主任,香港媒体报道说令计划是我弟弟,有当时的职位是沾了我的光。后来令计划官做大了,进了中央政治局,而我到了审计署任职,又报道说我是他弟弟,我沾他的光了。

亏了令计划没进常委,如果进常委,说不定传言我成他儿子了

:给你带来困扰了吗?

令狐安:说老实话,我做副部长的时候,他连一个处级干部都不是,当时他还在上学读研究生呢。

2013年,我作为常务副会长,去延安精神研究会开会。当时,大家都知道令计划已经调到统战部。研究会的两个老同志饭后过来安慰我说你一定要想开啊。

我说,没什么想不开的呀。他们就说,听说你孙子出问题了。我说,我没孙子啊。他们又说,你儿子调动,你别想不开。我说你说令计划吧?他们就问:令计划不是你儿子吗,让人哭笑不得,如果令计划是我儿子,那我10岁就生子了。后来出去,我和一个老同志说,亏了令计划没进常委,如果进常委,说不定传言我成他儿子了。

其实我们两家没有亲戚关系,连远亲都不算,就是同姓,也不是一个村。权力寻租实际上是人治结果,所以封建宗族、封建宗法深入人心。之所以有上面的笑话,都是受封建宗族、封建宗法的影响。

他进了书记处,和我握手后,我才知道有这么个亾

:那您是怎么认识令计划的?

令狐安:在北京开会认识的。每年中央纪委开全会,全会之前,中央纪委常委坐在外面会议室等候。中央政治局常委、政治局委员和书记处书记都参加会议,在会前接见我们。过来握手的时候,令计划和我握一下手。他进了书记处,和我握手后,我才知道有这么个人。

可笑的还有跑官的通过关系找我

:你老家平陆有传一个段子:一次令狐安和令计划碰面,令狐安问令计划:你怎么把令狐改姓令了?然后,令计划说:那你爸爸还改姓李呢?

令狐安:没有,他从来没问过我,我也从来没问过他。谣传多得很,前一段山西有个经济案件,当事人写了封举报信,说我干预了这个案件,还说我和令计划光着屁股一起长大,好得不得了。他告我,还把这封信寄给我一份,后来我把这封信给了中央纪委,要求中央纪委让山西纪委核实一下,山西纪委核实后结论是绝没有这事。

可笑的还有跑官的通过关系找我,说想弄个县长当。我说我怎么可能帮你跑这事?要不跳进黄河也洗不清。后来对方和我说,你能不能找令政策说一说,我说我不认识令政策,他就说听说你和令计划很熟,一块长大的,人家都说你们关系好得很。

吏治腐败已经很严重了,老百姓和官员相信跑官、要官,要么你拿钱,要么有人。

:您在担任云南省委书记期间,也有这样的情况?

令狐安:那时候还不是这么严重,我当省委书记的时候连一个红包都没收过。当然也有送礼,但这么严重的、大面积的买官卖官,太可怕了。

桂林大情小事,吃喝玩乐尽在桂林生活,扫描二维码免费阅读。

禽流感有治疗方法吗
感冒咽喉痛头痛吃什么药好
智能大屏远见卓思用Note8创造你的艺术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