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网络

公路收费乱象影响国民生产生活

2019-01-29 10:46:52

公路收费乱象影响国民生产生活

编者按:2月15日,本版推出了“公路收费之乱象”专题,反映了读者对当今中国公路收费中的问题的亲历及意见、看法,“视线”也表明了《不合理公路收费吞噬民众利益》的观点。该版刊出后,引起读者及社会的广泛关注。读者、友纷纷晒出自己的相关经历,痛斥收费公路“站点密、收费高、罚款乱”所带来的种种弊端。今天本版再次聚焦这一话题,反映不同层面的不同声音,旨在促进我国公路建设与管理的良性发展。

公路收费乱象,到底给民众、企业带来那些问题?近日,京津地区的一些过路司机、普通百姓和物流企业管理者,向本报倾诉他们的经历及困扰、忧虑。

一些省道收费站、检查点多,货运司机挣钱难

父子司机:两人来回6天,公司结账16000元,路程花费13000元。

“没事不敢上路,一动就是烧钱啊!”司机贾师傅和儿子一起,2月13日开上载着4辆雪铁龙轿车的大货车自武汉运往北京。2月15日凌晨到北京。从凌晨3点到10点,老贾已经在车上待了7个多小时,儿子一大早就忙活货物交接的事情。

“北京多次来,还真没有好好逛过。”老贾说。今年57岁的老贾是河南开封人。前些年他自己买了辆货车跑货运。为能赚钱,他总是尽可能地多载货,因此常被罚款。“一车货拉下来挣不了几个钱,都交‘公家’了!”由于运营成本太高,他不得不卖掉了货车。这几年,老贾带上儿子为武汉神龙集团跑长途货运,父子二人经常搭伴出车。

“武汉到北京一般来回6天,公司结账16000元,再怎么省着花,路程花费就要13000元。来时的过路票共1780元!”老贾算着账。湖北境内路熟悉,他们走的是107国道,只交了30元过路费,如果是走京港澳高速,要多交三四百元。

“走国道是省钱,但不省心啊。”老贾说,在一些省道,收费站很多,检查点也多,只要被拦下大多是要交钱的,在河南段尤其明显。所以,他们一进河南就走高速。老贾无奈地感叹,“公路收费有点重,有点乱,辛苦下来,到手的钱很少!”

公路收费致物流成本大增

物流公司:公路收费占物流成本近1/3。物流成本越来越高,有些项目自然就要涨价。

位于南六环北面的通州物流基地,是北京市东南区域已建成的物流枢纽。基地办公室郭主任介绍,目前这里有51家物流企业入驻。“这是通州区的重要项目,政府有不少政策扶持。”

郭主任坦言,道路费用的增加,让物流企业负担不小。初步统计,当前物流基地每天进出车流量超过万辆,其中70%的车辆必经收费站。按照收费标准,一般车辆收费为每辆每次5元,部分重型载货车收费更高。

北京环捷物流企业负责中关村电子产品配送。每天就有上百辆车进出园区。“一天下来,过路费至少要近万元。加上停车费用,公路收费占物流成本近1/3。”环捷物流的王经理说。

越来越高的油价和道路收费,成为物流公司的沉重负担。招商物流北京公司运输部副经理高宇表示,不少公司演变为第三方物流,主要负责配货、仓储和信息联络,送货则由专门的货运公司负责。他介绍,有些公司充分利用计费方法,尽量减少成本。

“北京周边的物流配送相对规范,要是送往较远的地方,计重收费的货车在收费站过磅时常常会遇到奇怪现象。”河北快运公司的施师傅经常行走107国道,令他纳闷的是,同一辆车同样的货物,在不同地方磅秤的重量差别很大。12月底,他开车从北京出城磅秤是15吨,在河北冀州是18吨,到了河北霸州又变成24吨。“这里面的名堂不言自明。不规范的收费同样会增加物流公司的运营成本。物流成本越来越高,有些项目自然就要涨价。”施师傅如是说。

雁过拔毛,民众出游负担加重

出游百姓:过路费高,行驶速度却高不起来。如今一些人因出游成本畸高、道路速度低而放弃自驾游。

随着私家车的增多,自驾游成为很多人周末生活的选择。自驾游的开销,除了油费就是过路费。“国道、省道、县道,一路上交费交得人头疼。”北京朝阳区的王先生说。

去年10月的一个周末,上午10时,他驾驶轿车从北京经由京津塘高速公路赶往天津,从大羊坊入口领取了通行卡,入口处工作人员对车辆正常放行,没有告知此时在距离大羊坊收费站20公里的路段出现交通事故。在进入高速路3分钟后,车辆就寸步难行,他想调头回去也不可能了。

大约堵了半个小时后,车流才勉强动起来,中午11点半才到达杨村出口。他粗略计算:大约70公里的路程,走了近2小时。在出口处,他对收费员收取25元的车辆通行费提出质疑,收费员回答:“无论堵多长时间,都照常收费。”

八达岭高速公路收费站是连接关内和关外的交通要道,过往车辆非常多,堵车现象时常发生。一位司机说,有次他在堵车段走了约5公里,历时4小时零4分,算下来时速约1.22公里。一辆货车从交费、过磅、受检,需要好几分钟的时间。而收费站管理方未把轿车与货车提早分道,使路过此段的轿车司机也成了受堵陪熬的人群。

因汽油费、过路费高而运行速度却高不起来,许多拥有私家车的人不得不放弃自驾游。

乱罚款滋生腐败

受检挨罚者:罚款不由分说,拦车就罚,如何罚、罚多少暗藏玄机。

2010年12月底,河北快运集团施师傅刚出宣化大同高速的出口匝道,发现货车的防冻液漏洒在路上,他赶紧停车检查。这时,路政部门的车已经来到身边。“污染道路,罚款少200。”“防冻液没什么污染,照顾一下行吗?”“不行!有规定,要不把车开到路政局再处理。”“照顾一下吧!”“那好吧,交100元,没发票。”根据他的经验,开到路政局罚款会更多。

“罚款多的还是交警。”施师傅常年走省道,以往那个交警负责省里那个地段超限超载的检查,什么时间段那个区域的交警会集中查,他都摸出了规律。“罚款也有潜规则”,他说。交管部门在省界内设置的检查点,每段的罚款也有限额。“这个地段把钱罚光了,下个地段怎么罚?”

来自广东的吉师傅所从事的长途货运主要往返于北京和广州之间,货运车20吨14米长。“单程过路费用近5000元,其中罚款600元。”(见下图,吉师傅记录的过路费)吉师傅说,在京福高速江苏段刚交完200元罚款,到山东境内的个收费站点,又被拦了下来。“只要拦车就会罚款,为什么罚,怎么罚你不用问。”凭着经验,他出示驾驶证时夹了100元。交警退还驾驶证后,挥手放行,100元已然不见。( 倪光辉)

二手叉车个人转让
玻璃切割机型号
盘式干燥机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